利用微信游戏赌博,从军区“犬司令”到“导盲犬大王”转业老兵孙龙根的创业人生

更新时间:2020-01-09 10:33:04   浏览量:476    来源:黄金城首页

利用微信游戏赌博,从军区“犬司令”到“导盲犬大王”转业老兵孙龙根的创业人生

利用微信游戏赌博,转业军人孙龙根的人生很传奇:1976年入伍,他很可能是全军唯一一个把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上将赶出门外的战士,许司令却不仅没生气,反而称他是南京军区第二个司令:“犬司令”;2000年转业到上海海关,仅用8个月就培养出第一批缉毒犬守护国门;几年后,他下海创业,训练了300余只搜爆、防暴、护卫、检疫等工作犬,为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广州亚运会、杭州g20峰会等重大活动保驾护航;2007年,孙龙根又与一种特殊的工作犬——导盲犬结缘,不仅为北京残奥运会等提供导盲犬,又办了上海唯一具有专业资质的导盲犬训练基地,目前在训导盲犬有30余只,人称“导盲犬大王”。

图说:许世友上将(由下往上数第二排左)与“犬司令”孙龙根(由下往上数第二排右)合影。受访者供图

属狗爱狗的他在训犬这个特殊行当摸爬滚打40余年,早已功成名就。新年将至,他有了新的五年计划:将今年完稿的导盲犬训练教材推广开来,办一所导盲犬训练培训中心,让更多盲人拥有导盲犬。

新兵蛋子成为“犬司令”

孙龙根的哥哥也是军人,探亲回家时穿的一身橄榄绿军服触动了从小爱看军旅片的孙龙根,1976年,他成了一个新兵。在新兵连,他看见军犬班的战士牵狗训练英姿飒爽,决心要去军犬班。军犬训练当时不受重视,本准备重点培养这个中学文化新兵的连领导一直不同意,孙龙根难过地抹起眼泪,才打动了领导,得偿所愿。

爱一行,钻一行,孙龙根很快当上了军犬班的班长,不但出色完成了国防仓库的护卫任务,还屡屡协助地方破获多起刑事案件。他被破格提干,调到南京组建南京军区司令部军犬队。在军犬队,他第一次给母狗接生,正碰上一个身材矮小、皮肤黝黑的老同志推门而入,吓得母狗蹿了起来。孙龙根急了,一把把“老头”推出门外后,才听旁边的随行同志说,这是专门来看他训犬的许世友司令。

“闯祸了”,孙龙根吃了一惊,但也顾不上那么多,直到母狗安静后,他才赶紧出门朝许司令立正敬礼,因为太紧张,还口误说“报告司令员,孙龙根正在下小犬!”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许司令没见怪,之后,更因为军犬队屡屡立功夸赞说:“南京军区有两个司令,一个是我,一个是孙龙根,我是兵司令,他是犬司令!”从此,“犬司令”的美名便传扬开来。至2000年转业前,他一共驯养近两千条军犬,除了完成安保任务,还在军队内部和地方协助破案四五百起。

图说:孙龙根(右二)正在训练导盲犬。受访者供图

辞职创业开办犬公司

北京奥运会召开的前一年,在上海海关有着不错工作的孙龙根辞职创办龙根犬业公司,因为他敏锐地预测到了国内的安保犬数量无法满足奥运会需求的状况,他希望发挥一技之长,为平安奥运出力。

年近50岁的孙龙根下海创业,依然保持着军人作风。为了让这些随时需要上岗“作战”的安保犬保持状态,他吃住在办公室,常常半夜三更还要起来带着狗操练一番,就跟当年在部队的夜间紧急集合一样。

孙龙根带过许许多多训犬徒弟,还要教盲人使用导盲犬,他总是强调一点:“要把犬当成自己的伴侣、儿女、好朋友一样爱护。”孙龙根自己也是这样做的。他特别有感触的是,正是这些人类最忠诚的动物朋友,保护了人类的安全。孙龙根曾经在抓捕歹徒的过程中遭遇危险,正是他带的第一条犬“猎威”腾空而起,奋不顾身地扑了上去,掀翻了手持砍刀的歹徒,刀尖擦过孙龙根的脖颈飞了出去……孙龙根常说,如果没有这些“神犬奇兵”,就没有今天的他,没有今天的龙根犬业。

爱犬、善训,果不其然,孙龙根的新“部下”成为一支奇兵。仅在上海世博会期间,龙根犬业就有三百多条安保犬在园区内外发挥作用。不久前,它们刚结束国庆安保任务,从北京“出差”回来。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只要有重大活动,这支特殊的安保队伍就会从浦东的训练基地整装出发,奔赴“战场”。

图说:孙龙根是大名鼎鼎的“犬司令”。受访者供图

致力推广导盲犬训练

2007年,上海市残联、日本导盲犬协会、公安部南京警犬研究所共同启动上海导盲犬项目,龙根犬业成为其上海实验基地。几年前,龙根犬业又成为中国工作犬管理协会导盲犬训练使用研究定点单位,是上海唯一、全国唯二的具有专业导盲犬训练和服务资质的机构。

第一次接触导盲犬和盲人,当年的“全军学雷锋先进个人”孙龙根深受触动:“盲人实在太苦了,导盲犬不仅能把他们带出家门,更是他们的伴侣。”他决心,利用自己的特长帮助盲人。

2009年起,他在日本等国家服务犬基地参观取经,并牵线把日本的导盲犬、导听犬等服务犬带到上海世博会生命阳光馆,鲜活的展示让许多公众了解并接受了这些特殊犬类。这些年,上海导盲犬的“工作”环境越来越好,与孙龙根精益求精的训犬和使用者适配培训是分不开的。为了帮助盲人与导盲犬建立感情,他甚至会出资邀请盲人朋友们一起给适配的导盲犬过生日,给它买犬类的生日蛋糕、长毛绒玩具,让导盲犬和主人成为一家人。

按照国际的通行标准,1%以上的盲人使用导盲犬时,导盲犬可称之为普及。目前,上海有近40条导盲犬,是国内数量最高的城市,然而,与9万盲人的总数相比还是杯水车薪。作为2018年颁布的《导盲犬》国家标准的参与起草者,孙龙根最近又在忙活导盲犬培训机构标准(草案)。今年,导盲犬培训教材也抽空写好了。下一步,他计划在全国推广教材,创办学校,把自己的经验复制出去,让更多盲人用上导盲犬。他说,如今自己“赚了些钱了,应该更多地为社会服务,为残疾人服务。”

新民晚报记者 孙云

安徽力推“一圈五区”建设,革命老区GDP年增7.9%